>>您當前位置:首頁(yè) -> 寧夏日報周刊 -> 寧夏故事
中衛市國有林業(yè)總場(chǎng)總工程師唐希明——
器鎖“黃龍”情染綠
2024-06-20 07:28:36   
2024-06-20 07:28:36    來(lái)源:寧夏日報

  編者按

  “加強荒漠化綜合防治,深入推進(jìn)‘三北’等重點(diǎn)生態(tài)工程建設,事關(guān)我國生態(tài)安全、事關(guān)強國建設、事關(guān)中華民族永續發(fā)展,是一項功在當代、利在千秋的崇高事業(yè)?!?/span>

  “要堅持科學(xué)治沙,全面提升荒漠生態(tài)系統質(zhì)量和穩定性?!?/span>

  寧夏是荒漠化防治和“三北”工程建設的重點(diǎn)區域之一,肩負構筑生態(tài)安全屏障的使命任務(wù)。寧夏深入學(xué)習貫徹習近平生態(tài)文明思想,胸懷“國之大者”,勇?lián)姑蝿?wù),以“滾石上山”精神接續推進(jìn)荒漠化綜合防治工作,在創(chuàng )造新時(shí)代防沙治沙新奇跡中展現寧夏作為。

  在寧夏,一代代治沙人把防沙治沙當作一輩子的事業(yè),用青春阻擋“風(fēng)沙”,用汗水澆灌“綠色”,堅持因地制宜、科學(xué)施策,為寧夏山川土地實(shí)現由“黃”到“綠”的轉變、率先實(shí)現沙漠化逆轉貢獻力量。

QQ截圖20240620072110.png

唐希明(右)和團隊成員討論刷狀網(wǎng)繩式草方格沙障。

  在沙漠里植綠有多難?騰格里沙漠的年蒸發(fā)量約是降水量的10倍,剛栽好的樹(shù)苗,就有可能被沙子追上。但最難的,是對綠色的想象。

  騰格里沙漠東南緣,這里的每一座沙丘、每一片緩坡,唐希明都丈量了無(wú)數遍。綠,一寸一寸,在草方格內生長(cháng),在黃色沙海擴展,“漫”出一片又一片豐饒。

  34年征戰沙海,中衛市國有林業(yè)總場(chǎng)總工程師唐希明執治沙“利器”,是一名“追沙子的人”。

  麥草方格升級記

  地處騰格里沙漠東南緣的沙坡頭,舊名“萬(wàn)斛堆”,因沙丘高度曾經(jīng)超百米而得名。沙坡頭所在的中衛市,曾是歷史上風(fēng)沙災害最為嚴重的地區之一。

  對于唐希明這樣土生土長(cháng)的中衛人而言,無(wú)論過(guò)去多少年,仍清楚記得這座小城曾為沙害所苦的模樣?!靶r(shí)候,我家離沙漠很近?!碧葡C骰貞?,風(fēng)沙稀松平常。從外面回到家,能從衣服里抖出不少沙子;風(fēng)起時(shí),飯碗里就會(huì )鋪上一層細沙。遮天蔽日的沙塵暴最為兇猛,來(lái)勢洶洶的黃沙,只一晚的工夫就能將屋門(mén)堵住。

  讓唐希明記憶猶新的是他七八歲時(shí)的一場(chǎng)沙塵暴:天地間霎時(shí)昏暗,碗口粗的樹(shù)被生生折斷,風(fēng)沙打得臉生疼,睜不開(kāi)眼、張不開(kāi)嘴,耳畔只余呼呼風(fēng)聲……這讓年幼的唐希明認識到沙害的窮兇極惡,“我當時(shí)只有一個(gè)念頭,就是長(cháng)大后一定要去一個(gè)遠離風(fēng)沙的地方?!?/p>

  1987年,如愿考上大學(xué)后,唐希明卻選擇了在西北林學(xué)院就讀林業(yè)專(zhuān)業(yè)。完成學(xué)業(yè)后,他返回家鄉,接過(guò)治沙“接力棒”?!拔蚁胗脤W(xué)到的書(shū)本知識,結合老一輩治沙人的經(jīng)驗,讓家鄉的環(huán)境變個(gè)樣子,讓后人再也不受沙害之苦?!?/p>

  自20世紀50年代初起,中衛市便開(kāi)啟了防沙治沙征程。第一代治沙人發(fā)明的麥草方格,成為包蘭鐵路通車(chē)初期最有成效的固沙方式。剛參加工作的唐希明和其他治沙人一起,采用扎設麥草方格的方式固沙。

  麥草方格的固沙效果有目共睹,但因常年風(fēng)吹日曬,麥草方格會(huì )逐漸風(fēng)化,最多只有3年壽命,但反復扎設的話(huà),成本又太高。

  隨后的兩年多,唐希明在沙漠里反復試驗觀(guān)測,結果發(fā)現,在扎好的麥草方格中播撒耐旱的沙蒿、沙米、沙打旺等草籽后,打旋的自然風(fēng)會(huì )將草籽“撥”到草方格四周,再通過(guò)降雨促使草籽生根發(fā)芽,最終形成植物草方格,屆時(shí),只要在植物草方格內成功栽種耐旱苗木,就能達到永久固沙效果——

  然而,想要在騰格里沙漠里種活一棵樹(shù),談何容易?

  2012年,世界銀行貸款寧夏防沙治沙與生態(tài)保護項目轉貸協(xié)議落地寧夏。執行項目的過(guò)程中,唐希明面臨著(zhù)前所未有的壓力?!爱敃r(shí),我們用草方格試驗栽種耐旱苗木,但效果不理想?!碧葡C髡f(shuō),即便栽下的樹(shù)苗看著(zhù)長(cháng)勢不錯,次年開(kāi)春后接踵而至的幾場(chǎng)大風(fēng),很快就讓這些好不容易成活的樹(shù)苗幾乎“全軍覆沒(méi)”,也讓不少搞技術(shù)的同事一度灰心。

  沙漠變綠洲,終究是場(chǎng)空想嗎?

  造林“利器”偶得之

  工程師治沙,“利器”先行,書(shū)寫(xiě)科學(xué)治沙新篇章。

  不論是在沙漠里反復試驗,還是回來(lái)后多方翻閱資料,唐希明始終沒(méi)有放棄:如何破解苗木成活率低的難題?

  “當時(shí)愁得睡不著(zhù)覺(jué),不知道怎么才能讓樹(shù)活下來(lái)?!币槐楸閺捅P(pán),唐希明發(fā)現了問(wèn)題所在:沙漠里的干沙層動(dòng)輒二三十厘米,鐵鍬植樹(shù)最多栽到30厘米,干沙層還會(huì )隨著(zhù)鐵鍬往下走,致使下面沙層水分流失,再加上夏季高溫,苗木根系便一直存在于干沙層,很難吸收到更深層的水分,無(wú)法成活。

  發(fā)明造林“神器”的契機,緣于一次意外的靈感迸發(fā)。有一天,在沙漠里來(lái)回穿梭了十幾公里的唐希明實(shí)在走不動(dòng)了,便找了一根木棍拄著(zhù),一邊走一邊看著(zhù)棍子戳出的一個(gè)個(gè)洞,他的腦海中電光石火般地閃現出一個(gè)想法——

  如果鐵鍬挖不了那么深,能不能用工具把樹(shù)苗“送”到干沙層之下?

  “干”字形鐵制植苗工具由此誕生。這個(gè)“土工具”粗看不起眼,但用它栽植樹(shù)苗卻又快又準:只需將工具底端的卡口卡住樹(shù)苗根系,雙手扶好,用腳一踩,幾秒鐘就能栽好一棵樹(shù)苗,而且根系直接被送入50厘米深的濕沙層,也無(wú)須額外灌水。

  工具的長(cháng)度是唐希明一點(diǎn)點(diǎn)試出來(lái)的。他在反復試驗后發(fā)現,35厘米以下就是濕沙層,里面的含水量可以保證苗木的成活和正常生長(cháng)。保險起見(jiàn),唐希明將工具長(cháng)度設置在50厘米,這樣能確保樹(shù)苗根系在濕沙層,更易成活。

  辦法雖“土”,卻勝在好用?!案伞弊中舞F制植苗工具使造林成活率達到85%,較過(guò)去提高25%,造林效率提高1倍,造林勞動(dòng)成本也節省近一半,為國家節省資金超過(guò)6000萬(wàn)元。

  2017年,這一工具被正式命名為“水分傳導式精準型沙漠植苗工具”,并獲得實(shí)用新型專(zhuān)利。3年后,唐希明又將其更新到電鉆式二代版本,造林效率再度提升。如今,這一工具不僅在本地治沙工作中普遍使用,還被推廣到內蒙古、陜西、甘肅等地。

  1米見(jiàn)方的草方格里,樹(shù)苗和草籽種什么、種多少、怎么種,既是個(gè)技術(shù)活,也是筆精細賬。中衛市屬于典型干旱半干旱地區,年均降水量不足190毫米,蒸發(fā)量卻接近2000毫米。

  水,是生物固沙的關(guān)鍵性制約因素。

  幾年試驗下來(lái),唐希明發(fā)現,樹(shù)栽多了,水不夠用;樹(shù)栽少了,又不能有效發(fā)揮固沙作用?!斑m地適樹(shù)、以水定林”,唐希明帶著(zhù)團隊與科研院所合作。1畝沙地可以扎667個(gè)草方格,唐希明將其中六分之一用來(lái)植樹(shù),其余撒草籽,確保自然降雨量就能夠實(shí)現苗木和草籽的成活。同時(shí),他篩選檸條、花棒等耐旱鄉土樹(shù)種,再配以合理的灌草比例,使治沙植綠模式更加科學(xué)高效。

  如今,中衛市北部的168萬(wàn)畝沙漠已治理150萬(wàn)畝,唐希明和團隊參與的就超過(guò)73萬(wàn)畝。在騰格里沙漠沙線(xiàn)后退25公里之后,無(wú)論是生態(tài)防護林和生態(tài)經(jīng)濟林的建設,還是特色農業(yè)、光伏產(chǎn)業(yè)、沙漠旅游業(yè)等沙產(chǎn)業(yè)的增收致富,都在一步步譜寫(xiě)出“人沙和諧、沙為人用”的新章節。

  草方格里織“新”綠

  進(jìn)入夏季的騰格里沙漠,空氣中熱感蒸騰。起伏綿延的沙丘上,分別鋪設著(zhù)3種不同的固沙草方格,這是沙坡頭一隅屬于唐希明和團隊的“試驗田”:遠處大片的,是人工扎設的麥草方格,一部分已經(jīng)風(fēng)化;另外兩種分別是刷狀網(wǎng)繩式草方格和蘆葦高立式沙障。

  2018年起,唐希明與中國科學(xué)院西北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資源研究院研究員屈建軍團隊“組隊”,共同探索防沙治沙創(chuàng )新之舉。

  “現在從事鋪設麥草方格的工人大多是50歲到60歲的中老年群體,兩人一天最多能鋪設3畝草方格,效率很低?!碧葡C髡f(shuō),研發(fā)可替代人工勞動(dòng)的機械化草方格施工工藝和設備迫在眉睫。

  草方格沙障用刷狀網(wǎng)繩的生產(chǎn)裝置便是這樣誕生的。這個(gè)滾筒式編織機直接將秸稈和繩子扭轉制作成瓶刷一樣的刷狀草繩,依據風(fēng)沙運動(dòng)規律,可以直接在沙地上鋪設,無(wú)須壓埋,裝置工作效率比過(guò)去人工扎草方格能提高60%,使用壽命也從3年延長(cháng)至6年,更適合在起伏的沙丘上鋪設?!艾F在使用新技術(shù),兩名治沙工人一天能扎近6畝草方格?!碧葡C髡f(shuō)。

  對于沙漠平緩地帶,唐希明嘗試采用的是機械扎草方格方式,即由一架手扶拖拉機車(chē)頭和代替輪胎的兩片圓形壓草刀組裝而成的“扎草車(chē)”來(lái)完成麥草方格的鋪設。只要在沙地上平鋪兩行麥草,工人推車(chē)而過(guò),麥草就被整齊地扎進(jìn)沙地里,極大地節省了人力。

  “我們最近在改進(jìn)機器的不足?!碧葡C髡f(shuō),升級換代后的機械將有望進(jìn)一步提升速度和能力,不僅能加快草方格的鋪設進(jìn)度,也能繼續降低成本。

  另一側的沙丘上,沙坡頭區迎水橋鎮黑林村村民董連山正帶著(zhù)十來(lái)名治沙工人,頂著(zhù)烈日鋪設刷狀網(wǎng)繩草方格。

  董連山是唐希明的眾多徒弟之一。2014年,唐希明以課堂培訓結合現場(chǎng)實(shí)操的方式,向迎水橋鎮黑林村、馬頭村和迎水橋村的帶工隊長(cháng)分享治沙技術(shù)、模式和經(jīng)驗,隊長(cháng)們再傳授給村民。

  這些年,隨著(zhù)培訓范圍一步步擴大,先后有300多名村民積極加入治沙隊伍中,并赴內蒙古、甘肅、青海等地治沙造林、傳播技術(shù)。

  唐希明很快就要退休了,但他和團隊的治沙腳步不會(huì )停止?!耙粋€(gè)人并不是一生要干多少事,但只要專(zhuān)注干一件事,用好科學(xué)的方法,就會(huì )有收獲?!碧葡C骱谑莸哪樕蠏熘?zhù)淡淡的笑意,“我會(huì )以科研團隊合作的方式,推動(dòng)更多治沙技術(shù)創(chuàng )新,努力讓更多沙漠變?yōu)榫G洲?!保ㄓ浾摺垺∥ā∥?圖)

【編輯】:石卿
【責任編輯】:邵志權
寧夏日報報業(yè)集團 寧夏新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0-2018 NXNEWS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寧夏銀川市金鳳區宜居路156號 郵編:750001 新聞熱線(xiàn):0951-5029811 傳真:0951-5029812  合作洽談:0951-6031787
互聯(lián)網(wǎng)新聞信息服務(wù)許可證號:64120170001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(wǎng)絡(luò )傳播視聽(tīng)節目許可證:2908244號
新聞出版總署互聯(lián)網(wǎng)出版許可證:(署)網(wǎng)出證(寧)字第008號 寧公網(wǎng)安備 64010402000050號
工信部ICP備案編號: 寧ICP備10000675號-4 增值電信業(yè)務(wù)經(jīng)營(yíng)許可證編號:寧B2-20060004
法律顧問(wèn):言成律師事務(wù)所 電話(huà):13369511100,15109519190